新闻大师范敬宜

2014-03-31

[导读]:我的新闻生涯没有什么太传奇的色彩,中间也充满了很多曲折,但有一条我一直没有改变:无论在怎样的环境下,我都没有中断写稿如果有来生,我还要当记者。 范敬宜 范敬宜 《人民日报》原总编...

  “我的新闻生涯没有什么太传奇的色彩,中间也充满了很多曲折,但有一条我一直没有改变:无论在怎样的环境下,我都没有中断写稿……如果有来生,我还要当记者。”

范敬宜

  范敬宜 《人民日报》原总编辑,童年自办手抄报,一生笔耕不辍,被誉为真正的“新闻赤子”

推荐阅读 \ 温家宝:猪肉价过几月会降 稳定物价是首要任务 拉加德正式接管IMF

  11月13日,《人民日报》原总编辑、新闻界的老前辈范敬宜同志走了。熟悉他的人忘不了他生前说过的那句话:“我的新闻生涯没有什么太传奇的色彩,中间也充满了很多曲折,但有一条我一直没有改变:无论在怎样的环境下,我都没有中断写稿……如果有来生,我还要当记者。”

  范敬宜给家人、同事、同行和学生们留下的,不只是悲痛,更多的是财富。这位值得所有新闻工作者尊敬的老前辈,一生都在书写传奇。而传奇的背后,正是他对新闻事业的热爱与追求。

  “这个孩子最多活到20岁,不能再上学了”

  1931年,范敬宜出生在江苏吴县,是北宋著名政治家、思想家、军事家、文学家范仲淹的第二十八代孙。范敬宜的父亲范承达和著名报人邹韬奋是同班同学,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;母亲蔡佩秋出身书香门第,曾师从民主革命家、思想家章太炎;外祖父蔡晋镛是晚清举人,曾赴日本考察教育,是新式学堂——苏州草桥中学(今苏州一中)的首任校长,培养出了文学家叶圣陶、俞平伯和历史学家顾颉刚等。

  范敬宜从小就继承了书香门第的家风,没有多少奢侈的享受,但身边从来都不缺书。可以说,他的少年时代是在书香诗韵的浸润中度过的。

  1937年7月7日,抗日战争全面爆发。不久,日军开始进攻苏州。在一片狂轰滥炸声中,父亲带着还没读完小学一年级的范敬宜和其他家人,连夜逃至城外的光福镇。范敬宜曾回忆说,那时,一家人无处可逃,只好租住在一间棺材铺的阁楼上。当年11月,苏州沦陷。一家人回到城里时发现,家里已被日军洗劫一空。39岁的父亲悲愤交加,吐血身亡。范敬宜永远也忘不了那个场景:就在父亲与世长辞的那间屋子隔壁,烧杀抢掠后的日本军人正在疯狂地喝酒庆祝;而墙的这边,祖母和母亲“搂着浑身颤抖的我和姐姐,守着年轻父亲的遗体,不敢点灯,不敢哭泣”。

  1938年,父亲去世后的第二年,范敬宜跟随祖母、母亲和姐姐来到上海,与留美归来、终生未嫁的两位姑姑住在一起。不久,他被查出患有肺结核、心脏病和肾病。医生曾预言:“这个孩子最多活到20岁,不能再上学了。”

  休学在家的范敬宜,没有放弃学业,在母亲和姑姑的指导下,开始苦读四书五经。读书之余,他的一大乐趣是看报。据范敬宜生前回忆:“那时我在上海,几乎所有的新闻报纸都看,比如当时的《申报》、《大公报》、《文汇报》、《新民报》以及各种小报。”从那时起,他就对报纸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

  一天,范敬宜突发奇想,要自己办一份家庭手抄小报,来记载邻里小事,“秘密发行”给左邻右舍。他照着《申报》和《大公报》的样子,依葫芦画瓢做标题、写内容、排版,并给“报纸”起名为《静园新闻》。“有几次,我看到邻居家一位姓王的外国通讯社记者,晚上下班后经常在弄堂口偷吃一碗馄饨,边吃边东张西望,生怕别人发现。我就写了篇‘报道’登在头版头条,题目叫《王大胖背儿女偷吃馄饨》,然后塞到他家的门缝里。他看了大发雷霆。有一天终于‘东窗事发’,事主上门兴师问罪。母亲只好赔礼道歉。最后王大胖悻悻地扔下一句话:‘这孩子将来非闯大祸不可!’”

  1945年抗战胜利后,凭借深厚的文化功底,范敬宜考入国学大师唐文治创办的无锡国学专修学校,在那里打下了扎实的国学基础。3年后,18岁的他又以优异成绩考入上海著名的教会学校——圣约翰大学中文系。鉴于他的实际水平,学校特批他直升3年级。

  但在大学期间,范敬宜最喜欢的是新闻系的课程。他总往新闻系跑,因而该系的学生几乎都认识他。后来,文学院院长、新闻系主任黄嘉德成了他的启蒙老师。而且,新闻系主办的校报,还破例吸收他为编辑。

关于我们 | 免责申明 | 投稿指南 | 联系我们 | 友情链接
Copyright © 2013 - HOTMEN.com.cn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编辑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